“那四架飞机上载满了孩子,他们全都不幸遇难了”

那是架大型喷气式客机。它的航速,可以轻松达到900-950公里每小时。并且,在保持高速飞行的状态下,整个机舱,还能够坐满150个孩子。

那一天,总共有四架这样的飞机,每个飞机都载满了小孩。

只不过,不幸的是,飞机失事了。

这些小孩,全都不幸遇难了……

事情的后续,我们暂且不表,先来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:

如果你有小孩,当你看到了这个新闻,你会做什么?

会不会让自己的小孩,出行的时候,尽可能减少坐飞机的频率?

又或者即使你不会立刻付诸行动,心中会不会感到一种担忧或者恐惧?

但如果我告诉你,这不是最糟糕的。

最糟糕的是:

每天都有这样四架飞机,每天都载满了小孩,每一天,都有小孩不幸遇难。

你会怎么想?

2.

刚才的事故,一定让你的心情很压抑。

我要告诉你一件值得庆幸的事,和一件不幸的事。

庆幸的是,飞机失事,不是真的。

而不幸的是,这个世界上,每天都有差不多600个小孩,因为一种疾病,离开这个世界。

更不幸的是,人们对这种疾病总是视而不见。

这种疾病,就是轮状病毒引发的腹泻——据世界卫生组织披露,全球5岁以下儿童中,每年约有20余万人死于轮状病毒感染。也就是每天都有600名儿童,因重症腹泻死亡。

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,即使这种疾病,带给小孩的死亡率,是百分之一,而乘坐飞机的死亡率,是二十万分之一。但当电视同样报道了这两个新闻之后,人们会匪夷所思的,花费大量时间、精力,去担忧飞机失事,而不去为这种更危险的疾病做出预防。

这听起来难以置信是不是?

但就是事实。

3.

下面,我将为你举几个例子,以说明这个事实,是如何在你的生活中发生的。

2001年9月11日上午,在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,发生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,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,分别撞向了世界贸易中心1号楼和2号楼。

两座建筑,在遭到攻击之后,相继倒塌。其余5座建筑,也因受震而坍塌损毁。

当时间来到同一天的上午9时许,另一架被劫持的客机撞向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防部五角大楼。随后,该大楼局部结构损坏并坍塌。

该事件,被称之为911事件。遇难者总数,达到了2996人。

恐怖效应,在事件之后,仍旧延续着。

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美国人都选择放弃飞机旅行,而选择驾车陆路旅行。

一个好奇心强的德国研究者,检查了事故的发生数据。

结果发现,2001年最后3个月的死亡人数,比之前5年间3个月的平均死亡人数,多出了350人。

这个结果,一点也不意外。

旅行者在出行同样距离的情况下,发生汽车事故死亡的概率,是飞机失事的230倍。

也就是说,对大多数旅行者来说,如果他们选择乘坐飞机旅行,他们最危险的阶段,其实是在驾车去往飞机场的路上。

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选择偏好?

为什么即使有明确的数据支撑,飞机的失事概率,远远小于汽车,可人们在发生了恐怖事件之后,仍旧选择汽车出行?

同样的谜题,还发生在以下情况中:

这是一次社会心理学的实验,心理学家们询问被试者一些问题,希望被试者,按照犯罪率高低,对以下四个城市进行排序:

亚特兰大、洛杉矶、纽约和圣路易斯。

得到的结果是,大部分被试者,都认为纽约和洛杉矶的犯罪猖獗。但事实上,这两个城市在四个城市中犯罪率最低。

而人们之所以进行这样的排序,是因为在电视和电影之中,纽约和洛杉矶,是犯罪行为的多发地。

是的,很多小说、电影和电视中的虚构情节,都会像恐怖的新闻事件一样,给人们留下印象,深深地影响我们随后的判断。

例如被浪漫爱情故事吸引的读者,更可能提取影响他们性态度的行为和语句段落。

例如被911事件影响的旅者,更可能将飞机与意外死亡联系在一起。

简而言之,人们越是能够容易描述事件或故事的场景,该事件或故事,对他随后信念的影响就越大。

4.

也就是说,在大多数时候,我们并非根据事实、数据,进行理性的,深思熟虑的判断。而是根据最容易想起来的事物,进行迅速的启发式判断。

这就是为什么,我们为了鲜少发生的儿童绑架事件焦虑不安,但孩子坐车时,却不给他系安全带。

因为儿童绑架,并不常见。不常见,就容易被关注。它又的确很危险。很危险,就会容易形成记忆。

安全带很常见。常见,就不容易被关注。不容易被关注,也就不容易察觉其中的危险、不容易形成记忆。

最终,让我们进行快速判断的,就是那个容易记起的事件。

无论它的概率是多少,担心它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伤害事实上是有多么荒谬,都会浪费掉我们宝贵的精力。

而这也是为什么,我们如此害怕恐怖主义,却对全球气候变化这缓慢走向世界末日的事件无动于衷。

在2011年日本海啸和核灾难发生之后,我们恐惧核污染,却不关心煤炭开采和燃烧导致的数量更大的死亡。

每天,因为轮状病毒引发的腹泻而死亡的孩子,其数量都相当于四架装满了孩子的大型喷气式客机,但人们永远对该病毒选择忽视。

但我想,如果换成飞机失事,人们一定会起而行动,去真真切切的针对飞机事故做点什么了。

因为飞机事故太具体,太容易被想起了。

而病毒却过于抽象,抽象到我们难以想象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。

5.

这种由于「容易描述的事件或场景」而产生的迅速判断,被统称为「易得性启发式判断」。

有时候它的确是有效的。这能够帮助我们在大草原里,短时间内规避危险——草丛里有什么风吹草动,我们就会恐惧,立刻选择逃跑或者准备战斗。

毕竟,无论有没有危险,我们的选择都不会对我们有害处。

这是进化中的优势。

只不过,这种优势,在当前的世界,慢慢成为了劣势。

我们不再是草原上觅食,朝不保夕的野蛮人。我们是即使细嚼慢咽,也不会担心被别人抢走食物的文明人,我们创造了社会运行的秩序,只要遵守秩序,整个文明系统就可以高效运转。为每个人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。

我们可以进行更加深思熟虑的选择,根据理性、数据,以及自己的行动进行判断。

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够穿透这个世界的假象,达成我们的目标。而不是活成巴普洛夫的狗,只懂得进行条件反射式的行动。

6.

除了条件反射式的行动,这种由于「易得」而产生的频繁误判,还很容易让我们陷入「信念固着」。

这又是一个误区:就是一旦对某种事物建立了信念,尤其是当我们为它建立了一个理论支持体系,我们就很难打破这种看法。即使出现了相反的证据,我们也会视而不见。

想想看那个在911后,选择驾车出行的旅者,不就是建立了一种驾车比坐飞机更安全的错误信念吗?

当有人告诉他们,这是错误的。他们要么认为,这是因为人们太天真。要么认为,这是有人想要害他。

我们因为信念固着,而一辈子被错误的观念所影响。

我们甚至会不顾事实,为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,而选择不行动。

因为行动,就会让我们知道自己错了。

而语言,却永远让我们认为自己是正确的。

7.

这个世界上,大部分的愚昧,都来源于此。

而随着信息越来越发达,易得性启发式判断,不仅不会消除。反而会越来越普遍。

我们能做些什么?

除非我们关闭手机,关闭所有信息接收渠道。

否则,我们就必须通过一些方法,让自己避免陷入到这种误区之中。

而在所有方法里,只有两种古老的方法,是有效的:

一是读万卷书,二是行万里路。

读万卷书,每个人都懂,就是每天花一些时间来阅读,读一些好书,读几篇有思考力的好文章。

行万里路,人们却总有些误区。以为行万里路,就是旅行。就是去看世界。这只是一方面,而且是很小的一方面。

行万里路,指的其实是把每天求知所得,去付诸实践。在自己的生活中体现,把理论结合实际,用实际来修正理论。

每天一个小时,又或者哪怕半个小时的阅读,就足够了。接下来,就是在你的生活里,应用你的阅读所得。

只有这样,我们才会少一些局限,多一些视野。

少一些愚昧,多一些智慧。

并最终,在我们的生活里,少一些错误,多一些正确。少一些不幸,多一些幸福。

图文/@勺布斯

posted @ 22-08-16 12:54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广发彩票平台,广发彩票官网,广发彩票网址,广发彩票下载,广发彩票app,广发彩票开户,广发彩票投注,广发彩票购彩,广发彩票注册,广发彩票登录,广发彩票邀请码,广发彩票技巧,广发彩票手机版,广发彩票靠谱吗,广发彩票走势图,广发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广发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